酷火科技

戈韋思網絡【互聯網資源提供商】
  • 企業已認證
  • 個人實名已認證
  • 手機未認證
  • “刷臉支付”詳細信息




















“人的本性就這樣吧,新事物出來總是會先排斥,但到時候還是會用的”。

面對媒體上展開的關于刷臉支付的大討論,作為代理商的姜先生不以為然。但他的語氣還是暴露了他的焦急。

兩個月前,他向一家支付寶刷臉支付業務的加盟商繳納16800元成為當地刷臉支付的代理之后,業務進展緩慢,原本說2-3個月收回的成本才收回一半。

和姜先生一樣,全國數以萬計刷臉支付的推廣者都爭先恐后涌向他們眼中的2019年新風口。“我們要在這時代潮流中開啟躺賺時代”,談及刷臉支付的前景,姜先生信心滿滿。

而與之相對的,卻是現實中商家的觀望,消費者的擔憂,以及除了支付寶和微信支付以外企業的“冷靜”。

刷臉支付設備的屏幕分隔開了這兩種不同的景象。

不同尋常的風口

2018年12月,支付寶推出全新刷臉支付硬件產品“蜻蜓”,今年3月,微信支付推出刷臉支付設備“青蛙”。二者的競爭邏輯沒有任何變化,依舊是屢試不爽的補貼大戰。

支付寶今年4月宣布投入30億推廣刷臉支付,其后微信參與貼身肉搏,將這個數字提升到100億。到了今年9月,作為回應,支付寶干脆取消了具體以億為單位的數額限制,宣布:推廣刷臉支付的補貼沒有上限。

看這個勢頭,兩巨頭又要在刷臉支付領域展開你死我活的爭奪。

2015年,馬云在德國漢諾威消費電子展上,馬云現場展示了“smile to pay”掃臉支付技術。在那個還未正式商用的年代,這個展示,頗有“秀肌肉”的意味。

而今天,隨著技術的成熟和重金推廣政策的落地,刷臉支付已成為其戰略性應用,成為決定支付寶微信能否保持領先地位的關鍵。

風口來臨時,玩家無論體量大小,往往都是一擁而上,企圖借風力重塑競爭格局。共享單車、網約車、充電寶、短視頻、小程序、直播答題等等,無不如此。他們帶著分羹的渴望,帶著唯恐錯過時代的焦慮,帶著被人奇襲的恐懼,肆意奔突,泥沙俱下。巨頭瘋狂“撒幣”,用戶踴躍參與,共同尋風而起,迎風而動,似乎在風口中,沒有人能夠冷靜下來。

但到了刷臉支付,情況截然不同。迄今為止,賣力吆喝的,只有微信和支付寶兩巨頭。云閃付、翼支付、京東支付們都成了這個風口的旁觀者、“等等黨”,擺出了一副“鷸蚌相爭,漁人得利”的姿態。

因為體量太小?的確,根據艾瑞咨詢發布的2019年Q1年第三方份額數據,支付寶和財付通共占去了93.7%的份額,余下的成員共同分享200萬億市場的6.3%。

但風口的魅力就在于,它是小體量玩家有且僅有一次的逆風翻盤機會,更是活下去的法則,風口往往是龍卷風,你不能拒絕上戰場,而只能在它的裹挾下前行。

走上風口可能會死得很慘,但拒絕風口會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退一步講,如果真是風口,刷臉支付一統天下,掃碼技術被革命,那時候這6.3%的份額不也沒了?

可為什么他們按兵不動呢?

唯一的解釋為:這個風口不同尋常。

二維碼的戰爭,結束了

今天,已經非常普遍。但很多商戶的柜臺上還是需要擺放支付寶、微信支付、云閃付、翼支付等好幾個二維碼。

隨著央行《金融科技發展規劃(2019-2021年)》(下稱《規劃》)的發布,這些花花綠綠的二維碼即將被統一的二維碼所取代。《規劃》中明確提出:推動條碼支付互聯互通,研究制定條碼支付互聯互通技術標準,統一條碼支付編碼規則,構建條碼支付互聯互通技術體系,打通條碼支付服務壁壘,實現不同App和商戶條碼標識護任互掃。

異變陡生。

強行互聯互通,讓中小支付機構松了一口氣。統一的二維碼把各家“錢包”又拉到了同一個起跑線上,省下了巨資地推的成本,獲益頗豐。

雖說統一二維碼未必就能讓中小支付機構迅速擴大市場份額,但必然存在這個可能,甚至有機會實現彎道超車,打破支付市場兩家獨大的局面。

多家歡喜兩家愁。

《規劃》發布之后,也能夠清晰聽到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兩巨頭的哀嚎。

5年的相愛相殺,支付寶和微信支付二者相互對峙的力量在競爭中達到了臨時平衡,在他們經過盤算后相互躊躇的時候,市場的格局保持了相對穩定。但這個政策很可能把兩個支付巨頭耗時5年用心挖筑的藍綠色護城河毀于一旦。

這并非危言聳聽。當年,隨處可見的藍色二維碼,正是支付寶登上霸主的重要原因,當然,支付寶為此也付出了巨大的成本。

有媒體報道,僅僅是為了推廣支付寶的“收錢碼”,支付寶在2017年花掉了數億元的快遞費。今天打開支付寶,還能找到“螞蟻微客”程序。當年,這個程序中曾發布了很多支付寶收款碼的驗店任務,無數“微客小二”領取任務之后到各個小餐館、便利店拍攝二維碼張貼的照片,上傳到后臺,即可領取平臺傭金,他們就像螞蟻金服的“螞蟻”一樣,靠著這樣勤懇的方式把藍色的收款碼鋪遍了大街小巷。

眼看著花大力氣鋪設支付碼的努力即將付之東流,《規劃》關上了一扇門,又打開了一扇窗。

《規劃》提出,探索人臉識別線下支付安全應用,借助密碼識別、隱私計算、數據標簽、模式識別等技術,利用專用口令、“無感”活體檢測等實現交易驗證,突破1:N人臉辨識支付應用性能瓶頸,由持牌金融機構構建以人臉特征為路由標識的轉接清算模式,實現支付工具安全與便捷的統一。

該文件的出臺,為刷臉支付的普及掃清了制度障礙。于是,“蜻蜓”紛飛,“青蛙”橫行。

在二維碼被“收編”之后,他們用刷臉把支付推入了更富想象空間的4.0時代。

雖然在二維碼時代,它們以絕對優勢領先,但并不意味這個優勢將永遠穩固。支付的戰幕永遠是沖創性的,要外溢擴張,要沖出自己的領域,刷臉支付正逢其時,支付寶和微信要借此在更高維度上構筑競爭壁壘。

就像馬化騰在微信出世后回顧微博之戰的云淡風輕:二維碼的戰爭,已經結束了。

刷臉支付的推廣模式迷思

為了讓機器確定你就是你,學界業界都做了很多探索和努力。現在隨手一搜,還能找到10年前人們為通過手背靜脈為標識的生物識別技術所做的推廣嘗試。

科學引領著支付技術的層層迭代,但技術從產品化到商業化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在商業的維度上,推廣普及甚至比技術發明更重要。

依照羅杰斯的“創新擴散曲線”,刷臉支付正處于“早期采用”的階段。在這個階段,再“云”的落地業務,都少不了代理、地推的作用,有更高應用成本的刷臉支付更是如此。

今天,讓代理“瘋狂”的,是微信和支付寶巨大的流量和發展空間。“我們賺的不是補貼,而是流量和廣告”。

目前,代理市場呈現明顯的金字塔結構。

最高層,是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官方;中間層,是已有的手握支付系統開發能力的代理商;最下面,才是真正走街串巷推廣的代理人。

當前市場的代理模式更多的是個人代理向第二層代理交加盟費尋求合作,進入市場。

為什么必須有中間層?

“支付寶和微信官方給出的機器是裸機,直連后臺,你的分成沒有辦法體現”。一位代理說:“我們有技術開發分識系統,這是核算代理推廣費的關鍵”。

目前,刷臉支付會向商家收取交易金額0.3%--0.6%的抽成,而支付寶和微信官方只收取0.2%,這分識系統所標識的1到4個點的差價就是代理商的利潤來源,業內稱其為“分潤”。

當前,處于中間層的代理有很多,合作的價格也五花八門。但總體上,他們給出的合作方案只有兩種:代理和加盟(貼牌)。

選擇代理,繳納1-6萬元的代理費,便可以使用第二層代理者的品牌和設備,分潤由第二層代理者按月結算;而選擇加盟,也有部分公司稱其為“貼牌”,繳納6-13萬元不等的加盟費后,系統即可繞過中間層的代理,直連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后臺,結算分潤。這種模式可自立門戶,自創品牌,更可以發展下級代理,加速裂變。說白了,這數萬元的加盟費,便是購買其分識系統和與支付寶對接的費用。

姜先生算了這樣一筆賬:假如商戶一天的收款是1萬,那么他需要支付0.6%的服務費給支付寶,而支付寶僅僅收取0.2%,剩下的0.4%是分給加盟商的,1萬就是40塊的流水。如果能推出100個機器,一天就有4000。推廣的形式多種多樣,可根據具體情況來分析。用“蜻蜓”來舉例,1699元的設備費,官方會分5個月補貼1300元。代理還剩下399元的設備成本,靠分潤來收回。

在代理的眼中,刷臉支付的安全問題可以由便捷賠付制度托底,用戶習慣可以用補貼激勵制度來培養,這一切,都不成問題。設備鋪設的數量,才是巨頭肉搏的核心,也是代理能否盈利的關鍵。

正是這樣多層級的推廣結構,讓代理商有利可圖,甘愿出力做推廣的“螞蟻”;但也是這種模式,造成刷臉支付推廣混亂無序的局面。

“現在這個市場太亂了,你不知道誰是真代理,誰是騙你代理費的”,正準備加入代理大軍的張強無奈道。

從現金到信用卡再到掃碼和刷臉,支付形式迭代的原動力,是為了降低用戶的“支付疼痛”。刷臉支付若能成為商超中的ETC,全程無感,便捷,確實離這個目標更近了一步。

但在此之前,其自身所面對關于安全和推廣模式的拷問,才是“蜻蜓”和“青蛙”真正的疼痛。畢竟,推廣經費可以沒有上限,但支付安全必須有底線。

2019年支付寶推出蜻蜓產品,刷臉支付成為了繼手機支付后又一個新型的支付方式,越來越受到社會各界的關注。而最近一個3D打印企業的公眾號發布了一個測試視頻,在視頻中,工作人員使用3D打印制作的蠟像人頭,騙過支付寶的手機人臉識別系統,成功買到了一張火車票。同時一款名為“ZAO”的AI換臉軟件在社交媒體刷屏,用戶只需要一張正臉照就可以將視頻中的人物替換為自己的臉,AI換臉軟件一夜刷爆。這兩件事都將矛頭指向了刷臉支付的安全問題,引發了大眾對刷臉支付安全的擔憂。

一、刷臉支付的困境

1、安全問題

安全問題永遠都是相對的,所以對于刷臉支付也不例外。第一種以逼真的3D頭模、蠟像等技術確實可以破解刷臉支付。但是市面上這種技術的成本都是萬元起步,刷臉支付的上限為5000元,犯罪成本過高可行性不大。(詳情可見:3D打印人臉騙過支付寶刷臉支付?)行為安全是安全的重中之重,如果商家監守自盜,無論多么高級的技術都是無法避免被破解。所以安全是相互配合的,是一個立體的安全模型缺少哪一方面都不行。

2、硬件成本過高

刷臉成本主要是3D結構光等攝像頭成本,據筆者了解市場上這類攝像頭價格在550元左右,刷臉設備價格在1300-1500不等。這樣的價格對于機構來說資金成本高,難以大面積免費投布放。并且刷臉設備更新迭代速度快,蜻蜓到目前已經進行了4次調整,青蛙也進行的3次左右的改款,這樣的更新速度必然造成設備成本居高不下,定制化的設備需求在目前的POS制造行業很難滿足。

3、推廣成本過高

刷臉支付的參與方主要為:支付機構、算法廠商、后臺AI大數據公司。刷臉支付硬件和支付通道只是一個載體,更重要的是算法和后臺AI大數據。但是不斷優化的算法,維護AI后臺、優惠補貼活動、二次開發、人力、資金占用等成本都高于二維碼支付。

4、刷臉支付不是必須品

刷臉支付目前并沒有改變市場的支付模式,只是從使用手機掃碼改為刷臉,但目前手機是必須品,無論有沒有支付功能,手機在生活中是不可缺少的。就像現在汽車后備廂感應開啟功能,不一定是所有車都需要。

二、刷臉支付發展的必要條件

1、客戶和商戶接受刷臉支付

客戶減少對安全的顧慮,對刷臉支付信任主動選擇,通過刷臉得到優惠讓更多的人接受刷臉。商戶選擇刷臉就是要在受理刷臉支付得到好處,好處主要有幾方面:1、得到優惠的費率,微信和支付寶現在都提高了通道結算費率,一方面為了監管,但另一方面也有為了推廣刷臉支付提供低價通道的意圖。2、提供運營支持,受理刷臉為商戶在運營方面提供數據支持。3、增加優惠活動,可以為商家提供引流何利潤的雙重誘惑。

2、新的從業者入局

掃碼支付的蓬勃興起主要原因之一就是ISV服務商的開端入局,極大推動了掃碼支付的興起。目前支付市場的參與方都已經有固有利潤來源,很難打破原有模式。所以筆者大膽推測刷臉支付一定需要其他從業者入局才能發展起來,刷臉支付的推廣可能和以往的支付產品推廣方式有所不同,需要將原來的推廣受理模式改為經營模式。主要的參與方會是:1、零售、餐飲等云SaaS軟件服務商;2、專屬行業服務商,如:公交、彩票等;3、數據服務商;4、廣告服務商。

三、刷臉支付威脅

1、對于APP場景威脅

掃碼支付中微信、支付寶占據掃碼支付市場的90%以上份額,而其中微信支付在交易筆數上較之支付寶市場份額更大。如果進入到刷臉時代,那么微信就失去原有社交場景具有大量用戶的優勢,刷臉讓支付推廣又回到同一起點,這也是支付寶大力推動的原因之一。

2、手機廠商的威脅

手機是二維碼支付的載體,目前手機已經整合了MP3、MP4、數碼攝像機、攝影機、游戲機、銀行卡等多重功能,成為了這個時代不可缺少的產品之一。刷臉支付將讓剛剛興起的手機錢包失去入口,喪失手機建立生態的完整性。5G的到來可能徹底顛覆手機的形態,所以刷臉也會威脅到手機廠商在支付環節的地位。

3、傳統收單機構的威脅

傳統收單機構在刷臉支付可能將徹底成為支付通道的提供方,退居后臺。就像筆者之前提出來的,支付是底層服務,未來會退居幕后,做好通道穩定性的維護。

四、刷臉支付未來暢想

目前的刷臉支付,筆者認為只是一個過渡產品。現在的刷臉支付設備形態主要是為了讓大眾接受,如果變化過大可能會阻礙推廣進度。刷臉支付的關鍵在于技術的綜合運用。通訊端:4G\5G,設備端:雙目紅外攝像頭、可穿戴設備,通道端:支付清算結算通道,后臺端:大數據技術\AI技術的應用。這些技術的綜合運用下才是刷臉支付,刷臉支付就是現實生活支付中的無感支付,是以刷臉為受理,以穿戴設備或其他生物特征為支付確認過程。

支付是一個多形態聚合的過程,市場需要POS、掃碼設備、刷臉設備等多種形態共存。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刷臉的未來必然是聚合的:1、多種品牌刷臉支付的聚合。2、多種生物支付的聚合。

筆者大膽猜想,刷臉支付主要會應用在幾個方面:

1、金融風控管理,有刷臉的數據支撐可以更有效的進行風控管理,貸前判別,貸中審核,貸后跟蹤等環節,提供更加切實有效的數據支撐。

2、支付場景融合,刷臉更有利于無感支付的場景融合,在特定的場景下有良好的體驗。

3、自助場景的拓展。

刷臉支付是無感支付的升級,未來支付是無感的。對于刷臉支付我們不用過度的追捧,也沒有必要過度的妖魔化。支付未來每一天都在變化,刷臉未必是最終形態。但是這是無感的創新和升級,對于新的技術我們要積極擁抱,但是也要防范由于技術濫用造成的風險。存在就有其必然性,所以對于刷臉我們應該擁抱監管,做好技術風險的防范,在可控的范圍內合理創新,讓支付市場在合規的約束下繁榮發展。

9月24日,支付寶在上海舉辦支付寶開放日新零售IoT專場,會上宣布了“輕會員”的線下增值服務模式,推出了蜻蜓Plus一體機與蜻蜓Extension分體機兩款“新蜻蜓”,此外將最高1200元的補貼,提升到1600元,并且取消30億的補貼上限,將持續推動行業發展。

新玩法,“蜻蜓”打通“輕會員”

本次會議,支付寶宣布面向線上線下全商業場景開放“輕會員”能力,力圖破解商家與消費者在會員這件事上的信任難題。
“輕會員”能力是支付寶今年面向商家數字化經營需求的最新創新,該能力發揮了支付寶獨有的芝麻信用和花唄的能力,破解了商家與用戶之間辦會員時的信任難題。在輕會員模式下,消費者辦理會員時無需預付費或儲值,即可先享受會員權益,到期后再結算會員費。

規則上也比較簡單:已享優惠超過會員費時,只扣會員費,消費者劃算;已享優惠不足會員費時,會員費為0,扣回已享優惠,消費者和商家都不虧。打消用戶想辦會員卡時的顧慮后,商家可以有效獲取更多付費會員、提升消費者復購率,同時將精力放在提升服務質量上,從而實現雙方的良性互動。

商家如有“蜻蜓”,通過后臺簡單配置,即可在蜻蜓上推廣“輕會員”。用戶在刷臉支付過程中,可以在蜻蜓的屏幕上獲取商家輕會員權益等信息,實現“刷臉辦會員”。

在此之前,刷臉支付提倡“支付即會員”的概念,而今支付寶將會員體系與芝麻信用、花唄綜合,滿足線下商戶的信用支付需求,完善的商業信用體系。

新設備,“蜻蜓”的一體與分離

除了新的“新會員”玩法,“蜻蜓”的廠商陣容也在不斷增加。除了之前的天波、商米、螞里奧、禾苗,現在華勤也成為了“蜻蜓”的設備供應商,其設備為F4H-華勤。

另外,支付寶也在現場發布了兩款新的“蜻蜓”設備,分別是蜻蜓Plus一體機與蜻蜓Extension分體機。

蜻蜓Extension分體機蜻蜓Plus一體機都是雙屏幕設計,商戶與消費者的雙屏設計將會是主流。

蜻蜓Extension主要包括兩個部分,一是前端刷臉設備,即是用戶端使用的,需要有線連接;二是后端商戶收銀設備,一個平板設備,可以支持無線。

據工作人員介紹,蜻蜓Extension適合一些特殊場景使用,比如用戶與收銀員距離較遠的場景,就需要人臉設備與收銀Pad分離。從這一產品來看,識別用戶的設備與收銀處理的設備,未來可能逐漸分離。

而蜻蜓Plus一體機,則是面向用戶端是大屏幕,而收銀端則是小屏幕,不分離,但可以旋轉,以應對不同角度的刷臉需求。

總結就是,刷臉機具雙屏設計將成主流,前端人臉識別與后端收銀處理根據不同場景需求將可以逐漸分離。

除了新硬件,在軟能力方面,支付寶BASIC將全面接入蜻蜓。

支付寶BASIC將全面接入蜻蜓

新政策,生態更開放補貼更給力

最新數據,目前支付寶刷臉支付已經進入10

企業云推廣 www.leorry.live 企業云推廣版權所有魯ICP備13027097號-12

山東酷火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QQ:4364823

金瓶梅2登陆 竞彩竞彩比分直播 江苏兴化麻将 11选5计划软件哪个好用 310大赢家足球比分 大乐透2003年36期开奖结果 2013火热网络捕鱼游戏 河北快三游戏规则 上下分麻将平台 安塔利亚网球比分 打验证码赚钱网站 纸牌2张牌比大小的玩法 内蒙古快三综合走势图 河南十一选五 上海时时最快开奖直播现场 彩民之家3b 极速pk10计划官网